根据该案,兴义的一名男子被吊销了驾驶执照。这是错的还是应该惩罚他?

2018年12月25日,蓬扎区中队兴义市公安局交警大队对猪圈坪乡鸭口寨村进行了跟踪管理。在对过往车辆进行例行检查时,一辆皮卡进入值班人员的视野。皮卡车发现交警在检查汽车后有明显的躲避行为,于是停下来停在路上。

根据多年的经验,警方认为这辆小型货车的司机可能犯了违法行为,并立即拦下了这辆小型货车。当值勤人员正在检查其他车辆时,小货车上的司机和副驾驶想利用值勤人员毫无准备的情况来调换位置,所以他们直接下了车,绕过了车的前部,相互调换了位置。

起初,当汽车停下来时,司机的驾驶室穿着深色衣服,副驾驶穿着浅色衣服。一眨眼,那个穿浅色衣服的男人就来到了驾驶室,那个穿深色衣服的男人坐在副驾驶位上。

经值班人员检查,当时面包车司机卢某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司机兄弟郑某是副驾驶,持有B2驾驶证。

一个有执照的人可以安全而大胆地让一个没有执照的人在路上开一辆皮卡,对自己和他人的危险是可以想象的。

几天后,两兄弟来到兴义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彭扎区中队办公室接受处罚。卢某向警方称自己是兴义市的一名高中生,并向警方出示了他的学生证和其他证件。当警察在教育卢某时,一名无证司机郑某拿着B2的驾照开车,他不知道自己会面临处罚,坐在警察局里面无表情。当警察告诉郑,如果他把车交给一个没有执照的司机,他的驾照将被吊销,直到两年后他才能再次申请,郑立即惊慌失措,并反复强调车不是他自己的。虽然他知道卢没有驾照,但他没有让卢开车。卢想开车。因为那不是郑的车,他没有拦住他。在这种情况下,他认为警察不应该吊销他的驾照。郑说他只是一辆简单的车,不应该受到惩罚。在办公室里,警察向郑普及了相关法律法规,但郑仍然没有

起初,警方认为卢仍是在校学生,他们将向大队领导报告,要求从轻处罚。

但没曾想,经民警向学校核实后,娄某并不是该中学的学生,只是以前就读于该中学,现在已经离开了学校,由于娄某已经成年,且不是在校学生,按照法律规定,将对他处以罚款1000元,15日以内行政拘留的处罚,而郑某明知道娄某没有驾驶证,仍然让娄某开车,他的行为属于有证人将机动车交给无证人驾驶;,将被处以罚款1000元,吊销机动车驾驶证两年的处罚。然而,我并不认为警察向学校核实后,卢不是中学学生,而是以前在中学学习过。现在他已经离开了学校。由于卢是成年人,不是在校学生,他将被依法罚款1000元,并在15天内受到行政拘留。然而,郑知道卢没有驾照,仍然让卢开车。他的行为属于一名证人将机动车辆交给一名无证人员。,将罚款1000元,吊销机动车驾驶证两年。

卢某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九条第一款,属于无证驾驶行为。

郑某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属于证人将机动车交给无证驾驶员的案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