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支付“断臂”自查,混乱或洗牌下的聚合支付

[凤凰网]消息:26日,集体支付公司云支付(cloud payment)发布通知称,商户收款功能暂停,公司成立了专门小组进行业务自查 在过去的两年里,随着移动支付的普及,集合支付已经成为许多商场和超市的一种新的支付方式。用户只能扫描一个二维码,并通过微信和支付宝等流行支付软件进行支付。因此,总付款也称为“第四方付款” 尽管统计数据不完整,但目前中国已有数百家机构引入了总额支付。虽然有大量的进入者,但欺诈、盗窃、洗钱、信息披露等非法行为被一再禁止。当该行业陷入混乱时,其商业模式也受到质疑。 这个行业充满了混乱。央行已下令将6份文件作为一种新的“第四方支付”模式进行整改。许多机构在集体支付的旗帜下从事“第二次清算”。但是,他们大多没有相关的许可证,这大大增加了用户的交易风险,不能保证资金的安全。 用户经常在这种支付平台上被窃取和刷刷。 今年8月,浙江绍兴警方查获一起涉嫌欺诈的“第四方支付代理”案件。 欺诈者开设了一家网上商店,利用网上购物退款获得客户的收款二维码,并通过一家名为Purwan的集体支付公司获得了扫描枪等设备,该公司直接使用扫描枪提取客户账户中的余额 一些“第四方支付机构”还将提供非法在线支付服务,如向色情网站和赌博网站提供支付服务,并将向它们收取高额费用。 与此同时,由于这些组织直接进行商户资金结算,因此经常会出现拖延结算时间、挪用资金甚至干脆逃跑的情况。 今年6月29日,北京的支付平台“买单”并逃走了。除了无法联系到的400名客服人员外,官方网站上的QQ也显示了离线状态,没有人回复朋友的申请。 8月16日,名为“信掌柜”的聚合支付平台也被怀疑潜逃。 此前,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发布的“国家互联网金融阳光计划第三周对投资者声音的反馈”指出,“信经理”涉嫌不具备开展第三方支付业务的资格。 除了上述问题,洗钱和个人信息走私等黑色产业也成为“第四方支付”平台无法摆脱的阴影。 今年,中国央行正式发布了6份文件,以纠正和清理因各种盲点、治理混乱和各种违规行为造成的总支付。 分别为《关于清理整顿非法“集中支付”服务的通知》(银牌[〔2017〕14号);《关于继续推进收藏服务水平标准化、促进收藏服务市场发展的指导意见》(银发[〔2017〕45号);关于加强银行卡受理终端安全管理的通知(银发[〔2017〕21号);关于加强小额支付系统集中收付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中国银行[〔2017〕110号);关于进一步加强无证经营支付业务监管的通知(银办发〔2017〕217号);关于规范支付创新业务的通知(银发[〔2017〕281号) 据统计,央行今年对第三方支付机构开出了95笔罚款。 其中,央行上海分行在不到2个月的时间里发行了40多张票据。 这一系列行动表明,央行决心大力监管此类业务。 政策的巨大压力促使云浮进行了自我检查,行业可能会走向重组。在如此严密的监管、整改和清理下,云浮成为第一家自愿根据监管文件宣布全面自查的汇总支付公司 云浮在公告中表示,为了进一步满足央行217号和281号文件的监管要求,云浮APP决定从2017年12月27日00: 00起暂停商户收账业务,并积极配合上游渠道各方开展自查整改工作 暂停期间,分配、现金支取及相关会计处理不受影响。 声明中,云浮提到的217号文件加大了对无证支付机构的监管和处罚力度,而281号文件涵盖了创新支付服务、收款服务、收款服务、支付服务系统接口等。 事实上,云浮已经暴露在公众面前很久了。 今年6月,“云支付”也被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公布的“国家互联网金融阳光计划”第三周“投资者心声反馈”命名,涉嫌无条件开展第三方支付业务。 此外,云支付平台的利润和推广模式是一种分级推广的代理模式,即允许下一级代理离线开发。当离线刷卡或支付手续费时,在线代理将获得相应的份额。 有些人怀疑这种经营方式是一种变相的传销,涉嫌违反规定。 不难发现,云浮停业自查,实质上是在政策重压下的一种自我保护。随着越来越详细的行业法规和收紧政策,依靠变相违规和钻井作业无异于玩火自焚空 云支付的自查也敲响了整个聚合支付领域的警钟,云支付也主动申报,这将进一步触发类似支付产品的连锁效应,帮助监管机构不断扩大补救效果。 业内许多人认为,在大力整顿下,集体支付的洗牌期也将很快到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